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秋天到来走出门外兆吉忽地感到凉意虽然喜欢南方温润的凉但当他瞥见路边被丢弃的台历时,心底一惊怎么又是一年了呢电瓶车行驶在达夫弄风顺着耳边行走呼呼地响。这条路因了一位作家而命名他记得第一次读他的小说是初中,睡在上铺那个阴郁的同桌总是于熄灯之后打手电看书。兆吉被他的勤奋好学搅得心慌趁上铺去厕所偷偷翻开他的被窝却是一本小说春风沉醉的晚上。兆吉自认不钟情文学但与大多数从懵懂光阴走过来的青春男女一样,满满的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让他迅速获得这本小说的阅读资格。忧伤挣扎沉迷于某种时代的气息兆吉发现自己骨子里是有那么一点情愫的,只是他不耽于此只愿意记住这个名字。    大学里兆吉学的是农学兼修植物科学与技术对于植物的喜爱源自于他与生俱来的天然喜好。偶尔他会想我就是一株生长在良溪岸边的凤阳树石榴树或者也可以是新年的竹子。总之是植物他说他记事开始祖父便带着他漫山遍野地跑,他认识那些生长在山涧边的草饭团草小鸡米草酸枝根生地黄。那年他曾经在一株歪脖子的冬青树上挂一根杜英的枯枝第二年带米粒去山上,看到那树枝依然挂着他笑了仿佛有了某种默契互相对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